凄凄冬雨中,7日凌晨2點鐘,浙江杭州翠苑派出所的值班所長孫雪濤在微信上感嘆了一句:總算止損了100萬。大半夜的,還有人會被騙100萬?記者趕緊拿起電話打過去打探消息。孫所長說,一個女大學生被騙子騙到KTV的一間小包廂里,結果女孩子倒是沒被騙走什麼,她爹媽差點給騙子匯款100萬!凌晨2點的派出所,學校老師、親戚長輩都圍在大廳里,驚魂未定地分析和猜測著這個騙局的全貌。
  接到騙子電話,她一個人離開了宿舍
  小麗接到騙子打來的電話時,是在宿舍的樓梯上,她正從1樓往2樓走,身邊還有不少同學,當時是1月6日下午5點多。
  聽到小麗重覆了幾句對方說的話,什麼“綁定寬帶”啊,“網絡犯罪”啊,又聽到小麗說“這不是我的賬號,應該是有人泄露了我的個人信息,冒用我的名義辦的吧……”
  女生們紛紛提醒小麗:別說了,掛了吧,肯定是騙子。
  可是小麗就是不掛電話,她聽著聽著越來越嚴肅。一會兒,人不見了。大家都以為小麗吃飯去了。
  沒想到,其實她一個人一邊聽電話,一邊走上了天台。
  到晚上7點多,晚自習都開始了一陣子,小麗還沒來。
  小麗失蹤了?會不會出事了?
  同學馬上報告了老師。班主任和負責學生管理的幾位老師趕緊組織人手去找小麗,還聯繫了翠苑派出所的警察蜀黍。
  後來,從派出所民警來調取的學校監控上,大家看到小麗於17時36分走出了宿舍樓。
  父親接到電話,對方說綁架了他女兒
  幾乎就在同時,有一位父親打電話聯繫杭州警方,找到了翠苑派出所的值班所長孫雪濤:“我的女兒很可能被綁架了!對方要一百萬。我女兒在杭州某大學就讀,現在真的聯繫不上了……”
  孫警官一聽,馬上做了一個初步判斷,像是詐騙。他告訴小麗的父親,警方很重視這件事,一定會認真負責地幫他把女兒找出來。
  但他還是按照綁架案的應急機制,迅速通知了西湖區警方相關部門,要求協助排查相關線索,一方面,他向這位父親繼續瞭解情況。孩子的父親,焦慮地提醒警察們:最近的新聞上,好幾個女大學生莫名其妙失蹤了,後來都遇上了些什麼事啊? 我擔心我的女兒……
  真相未明的時候,小麗的父親,擔憂得完全也有道理啊!
  騙子威脅,“不給錢就摘你女兒的器官”
  小麗的父親說:綁匪用我女兒的手機打來電話的!
  孫警官說:這個可以通過網上的一種改號器軟件實現的。
  小麗的父親又說:現在我女兒的手機關機了,聯繫不上!
  孫警官安慰他說:這樣更加說明,你女兒目前應該是安全的,不太可能會有事。
  小麗的父親說:他們現在說不給錢,就要摘我女兒的器官去賣錢了!!!
  孫警官說:我們現在好幾支隊伍在外面找。你一定要冷靜啊,不要把錢給騙子。
  晚上八九點鐘的時候,小麗還沒找到,小麗的父親又打電話來:不好了,綁匪給我老婆打電話了!還打了我們家固定電話!他們怎麼我們家什麼事情都知道!
  從晚上9點多一直到過了零時,夜市關門了,服裝店關門了,咖啡館關門了。街頭亮燈的地方越來越少。
  最終,楊瑋警官和同事們終於在一家知名的量販式KTV連鎖店的小包廂內找到了小麗。
  小麗父母真的準備好了一百萬元現金
  隨著小麗的講述,親戚和老師們被騙子的無恥驚得目瞪口獃:
  第一個騙子先是冒充上海電信的工作人員,說小麗涉嫌註冊寬帶賬號用於網絡詐騙;
  第二個騙子冒充上海警察,說這件事需要詳細調查,要求小麗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做“電話筆錄”。
  第三個騙子又接著出場,冒充第二個騙子的“上級”。他說,這個大案涉及到最近杭州一家銀行高管竊取儲戶存款,嫌疑人用小麗的身份信息註冊了一個銀行戶頭……小麗被騙暈了頭,按照騙子說的,把自己的手機關了,買了一個新的“沒有GPS定位功能”的手機,又買了一個“不需要登記身份證就能用”的新號碼。騙子還要求她找一個“不需要登記身份證就能開房間”的旅館,小麗找不到,於是走進了一家KTV……
  這時候大家才意識到,騙子本來打算兩頭騙,發現騙不了小麗,就全力以赴去騙小麗的父母了——他們也差點成功了,小麗的父母真的已經準備好了一百萬元現金。據《錢江晚報》  (原標題:“不給100萬,就摘她器官”)
創作者介紹

小雛菊

pk53pkbdb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